欢迎光临牛辩网刑事律师咨询平台!

在线律师免费咨询热线

400-077-1488

当前位置:牛辩网 > 刑事罪名 > 盗窃罪 >

入户盗窃认定标准的综合判断

文章出处:深圳刑事律师咨询 责任编辑:刑事辩护律师 人气:发表时间:2022.10.09

  刑法修正案(八)将“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等情形直接规定为犯罪,标志着盗窃罪不再以单纯的数额作为构罪标准。“两高”《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规定,非法进入供他人家庭生活,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盗窃的,应当认定为“入户盗窃”。但是,实践中对入户盗窃的理解仍存在分歧。



  1、“入户”情节入法及其演变


  1997 年刑法第一次将“入户”作为一种刑罚升格情节规定于抢劫罪。2000年1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入户抢劫是指为实施抢劫行为而进入他人生活的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包括封闭的院落、牧民的帐篷、渔民作为家庭生活场所的渔船、为生活租用的房屋等进行抢劫的行为。此时,“入户”的主观方面还明确地限定于“为了抢劫而入户”这一犯罪动机。2005年6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了“入户”目的的非法性:进入他人住所须以实施抢劫等犯罪为目的。


  抢劫行为虽然发生在户内,但行为人不以实施抢劫等犯罪为目的进入他人住所,而是在户内临时起意实施抢劫的,不属于“入户抢劫”。其中的“等”字对刑法的适用进行了扩大解释,使入户的犯罪主观目的不再仅限于单一的抢劫犯罪,而拓展到其他刑事犯罪领域,即只要行为人以实施刑法条文中规定的犯罪为目的而入户实施犯罪,均可认定为“入户”而加重处罚。而今年发布的《解释》对入户盗窃规定为“非法进入供他人家庭生活,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盗窃”,依文义解释来看,入户行为的主观心态已经完全摆脱入户之后实行犯罪行为的窠臼,要求行为人入户的初衷是为了实施违反刑法规定的犯罪行为,才认定为非法进入他人住所,从而认定为“入户”。


  透过这十几年司法解释的变化,我们可以发现,不论入户盗窃还是入户抢劫,都要求行为人持一个不正当的动机入户,临时起意的实行行为不能构成入户盗窃或入户抢劫,“非法”入户动机的认定呈现出一条“从点到面”的发展脉络。


  2、判断“户”应紧扣“功能、场所”两大特征


  判断“户”的标准,应抓住“供他人家庭生活”的功能特征和“与外界相对隔离”的场所特征。《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一般情况下,集体宿舍、旅店宾馆、临时搭建工棚等不应认定为“户”,但在特定情况下,如果确实具有上述两个特征的,也可以认定为“户”。如牧民的帐篷常常就仅是一层布帘,但这就意味着该住处排斥外人的随意进入,使得该帐篷与外界具有了必要的阻断,没有门锁不影响其户的成立。合租的单元房如果本质上是“筒子楼” 形式,虽然有共用部分,但不影响各人在其自有卧室内衣食起居,各卧室成为独立的户,租户将所有身家财产置于其中,即具有与外界相对隔离场所的特征,应当认定为户。而如果合租房内一人一间,类似集体宿舍,封闭性不强,并不具备完整的家庭生活功能,则不能认定为户。


  3、入户盗窃并非行为犯,属结果犯


  有一种观点认为:入户盗窃同时侵犯了住宅安宁权和公私财产权。刑法将入户盗窃的行为规定为盗窃罪,没有在数额上作任何要求,可见入户盗窃属行为犯。所谓行为犯是指以法定犯罪行为的完成作为既遂标志的犯罪。与其区别的结果犯是指不仅须具备实施具体犯罪构成的客观要件,而且必须发生法定的犯罪结果才构成既遂。因此,只要入户盗窃,即使是一元钱也应认定为犯罪。


  笔者对此并不认同。刑法对入户盗窃没有规定数额限制,并非不要求财产损失的发生,而仅仅是不要求以“数额较大”财产的损失作为入罪标准。入户盗窃成立犯罪,要求行为人盗窃行为既遂,不可机械地将所有入户盗窃行为(包括未遂)都以刑法加以规制,这与刑法谦抑性原则相悖。


  4、入户盗窃既遂要遵从“控制加失控”标准


  有一种观点认为:入户盗窃以着手入户为起点,以离开现场为终点,在此期间因为意志以外原因而导致犯罪无法得逞的,属于未遂形态。笔者认为该观点只关注到入户盗窃行为本身,而忽视了对其保护法益的考量。


  对于既遂、未遂标准的认定。首先应该认定着手犯罪的时间。关于着手时间的临界点,应以开始实施具体的物色财物的行为为着手。只有在其开始物色财物的当下,才使被害人的财产权益面临着紧迫的威胁,也让行为人的盗窃动机从无法为他人感知的内心思想得以具象化成可为外界判明的客观行为,因此,以开始物色财物作为实施入户盗窃的着手时间最为得当。


  这可通过比照扒窃来认识,不能认为只要是实施了扒窃行为,即使分文未取也成立盗窃既遂。同理,入户盗窃既遂与否也应当回归到“控制加失控说”的通说标准。例如,二人结伙共谋入户盗窃,由A进入他人住宅窃取财物,通过窗户将财物交给户外接应的B,随后A在离开住宅前被抓获。此时若根据“其尚未离开住宅”而认定二人是入户盗窃未遂,则显然不妥。此外,如前文论证,入户盗窃并非行为犯。若行为人没有发现或者没有取得任何有价值的财物,便不能以是否已经离开住宅认定为入户盗窃的既遂。因此,入户盗窃既遂与否的标准不是行为人是否成功离开户内,而应当是行为人非法入户并通过秘密窃取手段,排除了被害人对财物的合法占有,转而使自己或第三人取得了财物的占有。[page]


  5、入户盗窃未遂不应追究刑事责任


  《解释》第12条明确规定,盗窃未遂但具有以数额巨大财物、珍贵文物为盗窃目标或者具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那么,在不以“数额巨大财物、珍贵文物”为目标或者不具有其他严重情节时,对入户盗窃未遂就不能追究刑事责任。


  另外,由于入户和盗窃两个行为不一定分别构成犯罪,不是结合犯或牵连犯,不宜将入户盗窃行为以“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进行兜底处罚。


  相关知识:


  盗窃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占有公私财物的行为。


  盗窃罪的刑事责任


  根据本条规定,本罪有4个量刑幅度,即:


  1、犯本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所谓“数额较大”,根据《解释》是指个人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5百元至2千元以上。盗窃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其数额较大的起点为25份。另外,根据《解释》第9条第1款规定,盗窃国家三级文物的,亦应依本幅度量刑即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判处罚金,根据《解释》第7条规定,应当在1千元以上盗窃数额的2倍以下判处罚金;对于依法应当判处罚金刑,但没有盗窃数额或者无法计算盗窃数额的犯罪分子,应当在1千元以上10万元以下判处罚金 (下同)。


  2、犯本罪,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判处罚金。所谓情节严重,是指数额巨大或者其他严重情节。所谓数额巨大,根据《解释》,是指个人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5千元至2万元以上。盗窃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其数额巨大的起点为250份。其他严重情节,是指除数额巨大以外的其他严重情节。根据《解释》第6条第3项之规定,盗窃数额达到“数额较大”的起点,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其他严重情节”:(1)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或者共同犯罪中情节严重的主犯;(2)盗窃金融机构的;(3)流窜作案危害严重的;(4)累犯;(5)导致被害人死亡、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6)盗窃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医疗款物,造成严重后果的;(7)盗窃生产资料,严重影响生产的;(8)造成其他重大损失的。另外,根据《解释》第9条第l款之规定,盗窃国家二级文物的,亦应依本幅度最刑即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3、犯本罪,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是指数额特别巨大或者其他特别严重情节。所谓“数额特别巨大”,根据《解释》是指个人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3万元至10万元以上。盗窃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其数额特别巨大的起点为2500份,其他特别严重情节,是指除数额特别巨大以外的其他特别严重情节,根据《解释》第6条第3项之规定,盗窃数额达到“数额巨大”的起点,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其他特别严重情节”:(1)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或者共同犯罪中情节严重的主犯;(2)盗窃金融机构的;(3)流窜作案危害严重的;(4)累犯;(5)导致被害人死亡、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6)盗窃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医疗款物,造成严重后果的:(7)盗窃生产资料,严重影响生产的;(8)造成其他重大损失的,另外,根据《解释》第9条第1款规定,盗窃国家一级文物的,亦要依本幅度量刑即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4、犯本罪,具有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或者盗窃珍贵文物,情节严重的情形之一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所谓盗窃金融机构,是指盗窃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有价证券和客户的资金等,如储户的存款、债券、其他款物,企业的结算资金、股票,不包括盗窃金融机构的办公用品、交通工具等财物的行为。根据《解释》第9条第3款规定:“盗窃珍贵文物,情节严重”,主要是指盗窃国家一级文物后造成损毁、流失,无法追回;盗窃国家二级文物3件以上或者盗窃国家一级文物1件以上并具有该解释第6条第3项第1、3、4、8目规定情形之一的行为。


  5、在共同盗窃犯罪中,各共犯人基于共同的故意,实施了共同的犯罪行为,应对共同盗窃行为所造成的危害后果负责。


  审理共同盗窃犯罪案件,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形对各被告人分别作出处理:


  (1)对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应当按照集团盗窃的总数额处罚;


  (2)对共同犯罪中的其他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共同盗窃的数额处罚。


  (3)对共同犯罪中的从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共同盗窃的数额确定量刑幅度,并依照本法第?7条第2款的规定,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6、对于依法应当判处罚金刑的盗窃犯罪分子,应当在一干元以上盗窃数额的二倍以下判处罚金;对于依法应当判处罚金刑,但没有盗窃数额或者无法计算盗窃数额的犯罪分子,应当在一干元以上十万元以下判处罚金。



免费咨询

(FREE CONSULTATION)